字幕网app下载破解版

跨时间、跨空间召唤飞翔的荷兰人号,耗费的灵能非常庞大,最终贝拉还是从集团的码头找了一艘科技感十足的帆船。

贝拉驾驶着帆船进入被这些未来人称呼为半岛的地区。

通过球面三角形的计算方法,她现在的位置大概位于前世珠峰那一带,世界就剩这么一点陆地了,其余地方都被海水覆盖。

半岛是这一区域的统称,集团占据的城市是人类最后仅有的文明之地,城市之外是荒野,荒野之外是海水,无边无际,近乎完占据地球的海水。

地球似乎正在进行新一轮的生命衍化,什么巨大海兽、什么大王乌贼都是不存在的,或许某一时间段曾经有过这些生物,但现在部消亡了,海水中什么生命迹象都没有,空空荡荡,只有生命诞生前的死寂。

人类摧毁了地球环境,地球只能用自己的方法来重新恢复自然平衡,海水推平了一切,等海水消退,南北极重新稳定后,新的生命或许才会诞生。

帆船在空无一物的大海上飞驰,贝拉循着方位,去了卡玛泰姬,这里离珠峰最近。

可在卡玛泰姬她看到的只是一片汪洋,她独自潜入海底,看到了一个像是被核弹攻击过的巨坑,没了,什么都没有。

古朴的殿堂,丰富的藏书,那些古香古色的建筑部消失了。

“唉……”贝拉叹息一声,海水把卡玛泰姬的遗址冲刷得干干净净,她没找到半点有价值的东西。

随后她一路南下,去了香江圣殿,这处节点内残余的魔力实在太少,之后是伦敦圣殿,这里的魔力比香江那边多,但多得也有限,贝拉绕地球跑了大半圈,最后来到纽约圣殿。

贝拉在纽约圣殿的十海里外停下帆船,她仔细打量海面上的魔力波动,咬着嘴唇辨识了好一阵子,眼前出现的场景让她有点不可置信,心中又产生了被大佬们套路的念头。

笑容甜美海边看雪美女美丽冻人

这是没事吗?这里的事很大啊!

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洞出现在海底,出现在原本属于纽约圣殿的魔力节点上,黑洞下方似乎有一股黑暗、晦涩而又阴沉的魔力正在酝酿,黑暗魔力不断转化魔力节点中的残余魔力,似乎准备里应外合,从另外一端进入这个世界。

贝拉的眼皮猛跳,她没和对方打过交道,但这股黑暗魔力的特征她认识,卡玛泰姬几本最隐秘的书中都提到过这种狂暴而又让人战栗的魔力特征,这种魔力代表的是黑暗维度,是多玛姆!

似乎感应到了她的存在,从海底废墟中飞出一件红色金边的斗篷,斗篷在水下高速飞行却没有沾染到半点水渍,它像是看到了离家多年的朋友,特别热情地在贝拉的小腿上蹭了两下。

贝拉一幅高手风范,站在帆船上等了一会,之后又左右看了看,这才对斗篷问道:“没了?就你来帮我?那个绿色的石头不给我吗?!”

斗篷似乎觉得自己受了委屈,蜷成一团,一幅自己遭到嫌弃的样子。

“不是,不是,我没嫌弃你……我的意思是说,你跟我联手也打不过他啊!下面的可是那个家伙啊!”贝拉这边慌得不行,也不知道是哪个二逼在纽约圣殿召唤了多玛姆,这不是坑人吗!

贝拉低声和悬浮斗篷说话:“那个东西……那个绿色的,小的,会发光的东西,你知道的,那东西在哪?”

悬浮斗篷下半截没动,上半截做了一个往后退的动作,姿势有点夸张,随后在贝拉审视的目光中摇了两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真的没有吗?那个东西没和你们在一起吗?”她还不死心地询问。

悬浮斗篷没有半点反应,过了将近十秒钟,斗篷的左领口竖起,指了指海底,又比划了一个‘一’的动作。

贝拉大喜,这代表还留有一件神器?没有时间宝石就没有吧,有别的神器也行!

她忙不迭地催促:“快,快拿给我,这个世界危在旦夕,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悬浮斗篷垂头丧气地飞向海底,时间不长,它颇为吃力地包裹着一口有些沉重的大锅飞回贝拉身旁。

贝拉目光呆滞,脸色黑得跟锅底差不多。

“咚”的一声闷响,悬浮斗篷把卡玛泰姬称之为万物之鼎的神器放在她脚边,斗篷的腰部鼓起,一幅很骄傲的样子,似乎在说,快来夸我!

“……这个,这个万物之鼎不是战斗用的吧?还是说这东西在封印的时候有奇效?我还是……我还是跑吧!”贝拉转身去驾驶室,趁着对方还没发现自己赶紧跑吧!她犯不着为一个荒芜的22世纪和强敌拼命,关键是也拼不过。

悬浮斗篷一边拉住她的腿,一边拖拽着万物之鼎,弄得贝拉差点摔一个跟斗。

“别拉我,不是我见死不救,问题是……问题是我打不过他啊,那是多玛姆啊!”

她的话音刚落,低沉有力,充满诱惑的声音就从黑洞的另一端传递过来。

“呵呵,小法师,你也听过我的名字?服从我!帮我从另一端打开通道口,征服这个世界后,我会赐予你难以想象的强大魔力!”

没有时间宝石,贝拉完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多玛姆。

靠斗篷,靠眼前的这口大锅?这就是自己‘明知山有釜,偏向釜山行’的奖励吗?

眼看多玛姆的视线已经投射过来,她倒没有立刻就跑,双方间隔着不知多少个维度,她也不认为对方能够一招就把自己秒了。

考虑到多玛姆曾经巫师的身份,她用了个敬称:“……前辈,我不知道召唤你的法师和你说了什么,但这个世界已经是一片荒芜了,没有魔力,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你降临过来没有一点意义。”

“哈哈哈哈——”对面的多玛姆笑了,笑得很轻蔑。

“就凭你也配和我说意义!什么是意义?你那凡俗的双眼根本就无法窥视万物运行的真谛,放开心里的防御,我会教导你新的知识,让你知道这个世界的真实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