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pp下载向日葵

() 修仙女子显得十分焦急、担忧。

“我看他们三人欺辱你一位女子,气忿不过,难道这世间没有天理了么?”范凌云依然气鼓鼓的,“要不是领头的那个识时务,我非要扇他们每人几耳光不可!”刚才的架没完打起来,她似乎非常失望。

“就是,姑娘不必怕他们。大家同是女子,当然得为你争一口气。”那位貌美如花的修魔女子也劝慰道。

“喂喂……我可不和你们‘同是女子’。”萧天河觉得三个姑娘“同仇敌忾”,好像已然把他给忘了。

“三位的仗义我感恩戴德,只是……我一个‘老油条’,被欺负就欺负了,再说不过是瓶丹药而已,能争回来就争,争不回来也就罢了。可现在把你们也拖下了水,实在是过意不去啊!你们可知方才那三人是谁?”修仙女子急切道。

萧天河、范凌云与修魔女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起摇了摇头。

“果然……唉,如果你们知道他们的身份,至少不会落入现在的境地……”修仙女子连连摇头,“对了,我叫苏紫依,还未请教各位尊姓大名?”

“我叫范凌云,他叫萧天河。”范凌云介绍完后,望向了修魔女子。

“叶玲珑。”修魔女子轻轻吐出了三个字。

“那三人到底是谁?为何要叫你‘老油条’?”范凌云问道。

“不怕三位见笑,我这已经是第三次参加下级修真者评定赛了,‘老油条’的诨号,并不是那三人起的,反正早已传开了。”苏紫依有些不好意思,“那三人中与萧公子交手的那位是唐将军的侄子;与叶姑娘对战的是罗将军的远房外甥;为首的来头最大,他可是毕元帅的嫡亲孙子!他们三人哪一个你们都惹不起,我倒是破罐子破摔无所谓了,可你们的前程该如何是好?要不你们追上那三人赔个不是?”

“我呸!向那三个家伙赔礼道歉,杀了我都不肯!”范凌云冲着三人离去的方向用力啐了一口。

清纯美女吊带睡衣私房写真清新优雅

叶玲珑点头附和:“就是,身为修真者岂能连这点儿骨气都没有?”

“唐将军,罗将军,毕元帅,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萧天河忽而问道。

三位姑娘的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他。

片刻,范凌云才摇头开口道:“要不是我知道你刚飞升上来,对禹馀界一无所知,肯定会把你当成傻子的!”

“原来你就是那个魔族的新飞升者!”叶玲珑结合萧天河手持魔刀猜到了他的身份,不禁眼睛一亮,上下打量着他。

“萧公子,毕元帅与邓元帅、辛元帅、庞元帅、刘元帅同属灵威大帝麾下,而唐将军与罗将军都是毕元帅手下大将。”苏紫依道。

“不对啊,我记得飞云区魔族接引队是属于辛元帅麾下,换言之,这次评定大赛魔族一方的负责人应该是辛元帅吧?”萧天河不解。

叶玲珑同样疑惑:“确实,我记得落霞区才是由毕元帅统管的。以那三人的身份,何苦非要来飞云区趟这趟浑水,在毕元帅统辖的落霞区参加评定大赛岂不更有利?”

“你们不明白,像毕元帅那样德高望重的人,当然希望其子嗣将来也能出人头地,只要他们通过下级修真者评定大赛之后,就会被纳入正统的军队中,重点培养,前途无量。可是,如果就在落霞区参赛似乎又有包庇的嫌疑,所以为了避嫌,毕元帅才送孙子来飞云区参赛。至于唐将军的侄子与罗将军的外甥,应该是特意陪着毕元帅之孙一同前来的。” 苏紫依解释道。

“那还怕他们干什么?如此看来,毕元帅、唐将军和罗将军他们也相当公正嘛,至少在心里是希望刚才那三个家伙能够堂堂正正通过大赛严苛的考验吧?现在大家都是参赛者,平起平坐,随意欺负人就是不对!”萧天河道。

“恐怕苏姑娘担心的是我们可能会在这次大赛中失败吧?”范凌云看了苏紫依一眼。

苏紫依连连点头:“这次大赛突然改了规则,任务要求又那么棘手,很显然,不组队是不可能完成任务的。今日如此闹了一通,恐怕没人敢和三位组队了,这可如何是好?”

萧天河乐了:“那还不简单,我们四个人组队不就行了?”

“好主意!”叶玲珑表示赞成。

“哈,我也是这么想的!”范凌云拍手道。

“我们四个?也包括我吗?”苏紫依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

“当然啦,大家因故结识,是缘分。反正你也没有和其他人组队,和我们一起不是正好?”范凌云道。

苏紫依却赶紧摆手拒绝:“不可不可,万万不可。我可是失败了两届的‘老油条’啊,哪里敢拖累你们……”

范凌云走过来握着她的手劝道:“那又如何?你屡败屡战,一定非常努力,实力不会差的,我们愿意和你组队!”

“范姑娘说得对。没人愿意和你组队,我们愿意。没人愿意和我们组队,我们就自己组。”叶玲珑也将手盖在了两人的手上。

萧天河高兴地说:“那就这么定了。先休憩片刻,一会儿向耀明森林进发!”

苏紫依的眼眶变得微红,对三人躬身道:“实在太谢谢你们了,不嫌弃我。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你们答应。”

“苏姑娘但说无妨。”萧天河道。

“进入耀明森林之后,遇到妖族,我们就合力杀之,取得的妖灵宝珠满了三位的任务需求之后,有多的再分与我。”苏紫依道。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考虑过妖灵宝珠的分配问题。

萧天河提议:“苏姑娘,不必如此,我看轮流分配好

了,比较公平。”

苏紫依坚持道:“你们三位可以轮流,但我一定要最后才分。如果三位不答应,我就自己独行,不和你们组队了。”她斩钉截铁的口气,丝毫不许三人拒绝。

“那……好吧。得了妖灵宝珠,让二位姑娘先分,满了六颗再给我。”萧天河把优先权也让了出来。

范凌云连忙说:“我不急。先让叶姑娘拿满三颗好了,之后我再与萧公子轮流分。”

“这如何过意的去?还是范姑娘与萧公子先轮流取满三颗,再分给我好了。”叶玲珑也很大方。

“行了行了,大家让来让去哪会有结果?各位,还未开始战斗,不要弄得好像肯定得不足妖灵宝珠似的,说不定我们很快就凑到十二颗了呢!”萧天河笑道,“我提议,先不管分给谁,等大赛结束,再根据妖灵宝珠的数目来分配。如果提前拿满了十二颗,那就立即出耀明森林?”

“就这么定了。刚才我已经给我们的队伍想好了名字,就叫‘三花聚顶’,如何?”范凌云笑道,“叶姑娘一花,苏姑娘一花,我一花,正好‘三花’。”

“那我呢?”萧天河问。

“你就是那‘顶’啊,‘顶’为最上,所以我们三人推举你为队长,谁让你是队里唯一的男人呢?我们‘三花’聚在你身旁,所以叫‘三花聚顶’。”范凌云得意地解释。

“妙哉!”苏紫依与叶玲珑一起拍手笑道。

“那我只好当仁不让了。”萧天河亦笑道,“我这个‘顶’要发话了,‘三朵小花’都听好了,收拾好物品,出发!”

……

几个人的行李都很少。四人都没有帐篷,范凌云和苏紫依分别背着一个行囊,叶玲珑和萧天河一样两手空空,看来她也有一个储物法宝。

既然组好了队,就没有必要再从正路进入耀明森林了。几人根据萧天河用马车换来的地图研究了一番,决定先沿着森林外围往西绕行一段距离,沿着一条流出宗飘界的小河逆流而上,进入耀明森林。相比正路方向纷繁复杂的地形,小河附近的地形要平坦许多。

正路上依然在等待的人们看到这四人先行动了,不少人在心中讥笑四人是傻瓜。其实他们一直候在森林路口,并非仅仅是为了组队那么简单。

再说这四人,一路有说有笑,仿佛不是去完成艰巨的任务,而是去郊游踏青一般。大赛很难,尚可保持轻松的心情,难能可贵。

耀明森林很大,几乎占了宗飘界的十分之七。萧天河的那幅地图将森林外围的地况标注得无比详细,甚至连一块巨石、一处凹坑、一条裂隙都能在图上找到标记。如此详图的确省去了不少麻烦,除了几个上下坡之外,他们没有遇到其它难走的地形,轻轻松松地在半日之后到达了小河畔。

这条地图上注名为“小泉河”的河流并不深,河水也很清澈,河床上没有淤泥,都是白净细沙。两岸也是一片沙地,踩上去“咯吱”乱响,甚是有趣。三个姑娘都开心地在沙滩上踩来踏去,一边玩耍一边前进。走了一会儿,她们干脆脱下鞋子,撩起裤脚,涉入清澈的河水之中。河水看似很浅,其实也有齐膝深,河床上的白沙较沙滩上的更加细滑,清凉的河水拂过腿表,惬意非常。

三个姑娘连连招呼萧天河也下水,萧天河却笑着摇了摇头。此时此刻,蓝天、清水、白沙,不禁勾起了他对天道山风律谷无尽的思念。那里,同样有一片白色沙滩,叫“鸣沙滩”;也同样有一条清澈的小河,叫“流音河”。或许是因为温馨记忆的缘故,萧天河对眼前这片茂密的森林产生了一种异样的亲切感。

很快,这种亲切感就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打破了。

正在欢快趟水的苏紫依忽然尖叫一声,“噗通”一下仰天倒在了河水中。这声尖叫也将萧天河从回忆中唤醒,他扫了一眼苏紫依身旁的河水,又见前头的范凌云与叶玲珑正踏水接近苏紫依,他连忙喝止:“站住!水里有东西,赶紧上岸!”

范凌云与叶玲珑如梦初醒,三步并作两步上岸来,再看水中的苏紫依,已经陷入了昏迷,面色绛紫,皮肤浮肿,竟在水中浮了起来,随河水缓缓漂向下游。

有毒!

苏紫依明显是中毒了,可使她中毒的又是何物呢?范凌云和叶玲珑仔细凝视着苏紫依周围的河水,可什么都没有发现。

叶玲珑疑惑地问萧天河:“萧公子,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萧天河没有回答,只是皱着眉死死盯着水中一处。

“得赶紧把苏姑娘捞上来啊!”范凌云急了,看情形苏紫依中的毒挺烈,拖得时间久了恐怕就危险了。

“嘘——”萧天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那东西就在苏姑娘的脚后跟处,你们准备好,我先把刀掷过去,叶姑娘为次,范姑娘再次,一定要把它弄死!”听这意思,似乎水中藏着个活物。

两人听了,连忙向萧天河所说的地方望去。乍一看,水清清的,似乎没有异样,再定睛细看,好像又有点儿奇怪,直看得两人眼睛酸痛,也没闹清水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一旁萧天河已经抽出了魔刀,摆好了投掷的架势,大喝一声:“着!”棕黄色的魔刀疾速又准确地射向了苏紫依脚边,只听“嘶——”的一声诡异呼啸,从清水中腾起一物,约有脸盆大小,带着魔刀和水花跃起三尺来高,此时恰好叶玲珑的魔刀飞到,扎得那东西又是“吱——”的一声怪叫,落在水面上向着河对岸急蹿而去。说时迟,那时快,范凌云的刀疾速追上,狠狠戳进了那怪物的身躯。怪物终于撑不住了,缓缓沉入水中。

“那是

什么玩意儿?居然是透明的!”叶玲珑失声叫道,难怪刚才一直没有发觉,甚至在萧天河提醒之后也没看清,原来那怪物通体透明,潜伏在同样透明的水中,自然难以察觉。

“我也不清楚,等捞上来再看。”萧天河施展《龙游身法》踏水捞回了苏紫依和身上插着三柄魔刀的怪物。

“好身法!”范凌云赞叹道。

“我当是何稀奇之物,原来是个透明的水蜘蛛!”萧天河将怪物往地上一掼。

两个姑娘凑上前仔细瞧,可不是么,椭圆的身躯,八条腿,连外壳带内脏都近乎透明,只有腹底的表皮是极淡的白色,在河床白沙的映衬下基本就等于是无色了。眼睛倒是四个小小的灰点,可在流动的水中根本就看不清。如此她二人倒是好奇起来,分明是离得最远的萧天河如何发现水蜘蛛的呢?

萧天河猜到她二人在好奇什么,于是解释说:“即便是透明的,它体内也不是水,透过的光线会有少许偏折,何况水是流动无形的,蜘蛛却是实体之物,总会有破绽。不过幸好是在白天,若是在夜里,恐怕任谁都看不清。”

“原来如此,萧公子果然厉害,选你当‘顶’没错!”范凌云微笑道,“被水蜘蛛咬了虽然很难受,但毒不至死。我这有颗丹药可以解大部分虫毒,但苏姑娘必须静养一日方可恢复。”

“一日就一日吧,也不差这一天,总不能把她扔在这里不管。”叶玲珑道。

“没错,我们是一个整体,当共同进退。就在这片沙滩上休息一天。”作为队长的萧天河下了令。

萧天河去附近拾了一些木柴,回来时两位姑娘已替苏紫依换上了干净衣服,不过苏紫依的脸色不仅没有好转,反而由绛紫色化为了青黑色。范凌云与叶玲珑蹲在她身旁,两人的神情都很凝重。

“不好办啊,萧公子,苏姑娘所中之毒远比我了解的水蜘蛛的毒要厉害不少,而且我那颗丹药竟然化解不了。”范凌云道。

萧天河眉头紧锁,他对毒本就一窍不通,更何况是禹馀界的虫毒。“如果清雨姐在的话,或许会有办法吧……”他心想。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我们三个救不了她。”范凌云又道。

听到有转机,萧天河连忙追问:“这是为何?”

“因为苏姑娘是个修仙者呗,须得另一位修仙者以元力化之。我们三个都是修魔者,所以爱莫能助。”范凌云一脸愁容。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找人!”萧天河将苏紫依横抱起来。

范凌云一愣:“找谁?你认识哪个参赛的修仙者吗?”

“有个相识,也是位飞升者。事不宜迟,我先去了,万一他进了耀明森林,可就晚了。”萧天河脚踏《龙游身法》,飞也似地去了。

“仙族的飞升者?怎么会和魔族的飞升者成为相识呢?据说下界是仙魔不两立的啊!”范凌云不解地望着叶玲珑。

叶玲珑道:“听闻飞云区怀冀谷飞升上来一个厉害的修仙者,在三重屋中只适应了九年,想必就是他了。我估计萧公子和他是在飞升之后才结识的吧,毕竟禹馀界的仙魔两族处于和平时期。”

“呵,是真的‘和平’吗?”范凌云摇头慨叹。

“不管是真是假,都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我们就在这里安心等萧公子回来吧,我相信他一定能救回苏姑娘的。”

……

其实萧天河并非是去找付广贤,两人仅有一面之缘,对那人又没有什么好感,怎会将救人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萧天河抱走苏紫依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避开范凌云与叶玲珑的视野,找孟章界的几位妖族帮忙。

来到一座偏僻的巨石阴影下,萧天河传音询问:“大家听着,我有个修仙者同伴在宗飘界小泉河中被一只透明的水蜘蛛蜇了,无法解毒,你们可有解毒之法?”

“这你可找对人了,小雪姐姐可是位解毒高手哦!”杨月玫笑呵呵地回答。

“透明的水蜘蛛?那个叫做‘粼光化血蛛’,其毒性炽烈,是挺棘手的。小雪不才,愿力一试。”白樱雪道。

萧天河忽然想起,当初在风云大会中经过桂花林时,曾遇到过骇人的毒虫。那桂花林属于东房宫,是白樱雪的地盘,看来她应该是个对毒道非常精通的人。

白樱雪出了孟章界,仔细检查了苏紫依的毒。根据被蜇的伤口可以大致估算出‘粼光化血蛛’的年岁与体形,如此也就能推算除其毒性的强弱,再将中毒后发作的时间考虑进去,按最合适的配比制成解毒药。当然,制药的一个时辰时间也必须计算在内。天河不要着急,静待一个时辰即可,我有九成的把握能医好她,但她会昏睡三日,苏醒后即可恢复。”白樱雪向萧天河说完,回孟章界配解药去了。

“无性命之虞就好。”萧天河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为了不让范凌云和叶玲珑怀疑,萧天河刻意等到了翌日凌晨才抱着依然昏迷未醒的苏紫依,回到了白沙滩。

范凌云与叶玲珑正在打坐,闻声后站起一看,苏紫依的面色已恢复如常,这才双双松了口气。

因为苏紫依要昏睡三日后方可复原,三人只好继续在白沙滩等待。可惜的是,“粼光化血蛛”不是妖族,连妖兽都算不上,只不过是一种厉害的毒虫罢了,所以并没有妖灵宝珠。

还未遇到真正的妖族,就已经伤了一人,还耽误了三天时间,“三花聚顶”小队可谓是出师不利。这也给他们敲响了一个警钟,看似平和的耀明森林,可能随处都隐藏着危险。只有时时谨慎、事事小心,才有完成任务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