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儿杂志网app

御坂美琴眨了眨眼睛。

确定面前这个打扮色气,却言行礼貌的大姐姐不是在开玩笑。

然后才充满困惑的重复道:“魔法师?”

“您难道还不知道吗?”神裂火织看着御坂美琴的表情,似乎有些意外,然后解释道,“在这个世界上,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人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你们学园都市的能力者,代表着科学,另一类就是我们魔法师,代表着魔法。”

“是这样的吗?”御坂美琴有些迟疑的说道,然后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她并没有完接受。

也许面前打扮奇怪又危险的大姐姐是个大龄中二病什么的。

但在知晓了异世界,以及开了那么多罐子之后,她的三观承受能力已经变得很强了。

哪怕自己的这个世界真的存在魔法,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今日相邀,是有些事情,希望能向您了解一下。”神裂火织将自己摆在求教者的立场上,展现出了十足的尊敬。

毕竟对方也是科学侧最强战力之一。

从阵营立场来看。

冬天阳光温暖少女室内写真图片

双方的地位应该是对等的。

“不用这么客气,请问吧。”御坂美琴连连摆手,一副很不习惯的样子。

“非常感谢。”神裂火织保持着端坐的姿态,目光紧紧的看着御坂美琴,“请问,您是为了什么而战?”

“o_O???”

御坂美琴一头的问号。

有些懵。

这是什么问题?

“又或者说,您渴望获得力量的原因是什么?”神裂火织再一次的问道。

她今天来找御坂美琴,并不是为了魔法侧,而仅仅是为了她自己。

她想要知道。

那位神,帮助的是什么人,这个人想实现的,又是什么样的心愿。

御坂美琴这次听懂了神裂火织的问题,她的视线低垂了下来,盯着自己面前的咖啡。

可惜上面没有呱太拉花。

她有些遗憾的想着。

然后抬起了视线,看着面前这个奇怪的大姐姐。

“因为有必须要保护的人。”御坂美琴这样回答道,和她的发色一样颜色的眼瞳中有某种情绪清晰的传达了出去,“如果不战斗,或者战败了的话,我就没办法保护她们,所以我一定要赢,不管需要为此付出什么样的努力都行。”

神裂火织看懂了那个眼神。

那是曾经深陷绝望中的人,抓住了希望,不肯再放手的眼神。

心中松了一口气。

然后又有某种情绪涌上来,那是喜悦。

祂所说的是真的。

祂真的在给予需要被拯救之人拯救自己的希望。

神裂火织放在自己腿上的手掌微微用力攥紧些。

“请加油。”她这样对御坂美琴说道。

“额,谢谢。”御坂美琴有些莫名奇怪,但还是用力的点点头,“我会的。”

神裂火织在和御坂美琴告别后,走在马路上,抬头看着天空,然后伸出手轻轻的按在自己的胸口。

心跳在加速。

她没有问太多的话,但是已经大致的知道了那位神在做些什么,那是她渴望做的,正如她的魔法名的意喻那样——对无法拯救之人伸出援手。

这种感觉,好像她命中注定是属于祂的。

“祈祷的话,祂听得见吗?好像还得通过试炼,要不要和萝拉大主教说明白自己的退出呢……不,说想要改为信仰异神的话,会被视为敌人的。”神裂火织又开始用手指拨弄自己的刘海。

她的烦扰虽然改变了一些,但似乎没有减轻。

不过,沈默的确听见了她的心声。

没想到会是这样。

他的确觉得神裂火织的性格或许会和商会名义上的宗旨合得来,但自己被视为神这一点是预期之外的发展。

既然如此,得好好的负起责任来才行。

沈默似乎已经想到了要怎么使用这位员工候选。

现在的话。

还是先好好的关注一下即将来临的超能力对决。

沈默的视线遍布了整座学园都市,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出现在他的面前,其中不乏原著中出现过的熟悉角色。

看来这一次,是真的要热闹起来。

…….

在学园都市不留余地的宣传攻势之下,这一场超能力的对决,俨然成为整个学园都市,乃至于球的一场盛世。

数百个国家的直播。

带着各种各样的肤色、语言的人们从球赶来,汇聚在对决开始的这一天。

此刻。

御坂美琴就呆在会场上的休息室里,进行着最后的调整,心情越来越紧张。

她这些天有想过去寻找御坂妹妹们,看一看能否说服她们帮助她,只要有她们的帮助,她就有机会晋升LV6。

但是,找不到。

即便搜寻了整座学园都市的监视器,也无法找到任何一个御坂妹妹,她们就好像完消失了一样。

“果然,只能够就这样打了吗?”御坂美琴怀着不安接受这个现实。

成为LV6只是稳赢,但并不意味着现在的她就一定会输。

她也不能输。

这场对决根本就不是什么友谊赛,或者说为争夺谁是第一那么简单,赌上的可是御坂妹妹的未来。

所以,御坂美琴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

——她到处借钱。

借了超级多的钱,尤其是向婚后光子借的那个数字,给人一种一辈子都要还不清的感觉,但即便这样,也就只是再买了两百来个三级罐子。

一想到这件事情,御坂美琴就忍不住捂住脸。

“我以后的人生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怎么了?还没开始打就一副崩坏模样。”

御坂美琴耳边忽然出现这样的声音,她抬起头看去,却看见食蜂操祈倚靠在门槛上,双手环胸,一副大小姐的模样。

“你,你怎么进来的。”御坂美琴刚刚开口,就意识到自己说了一件蠢话。

最后的休息时间的确是禁止别人过来打搅,但显然没有谁拦得住食蜂操祈。

“我过来看看你有多少把握。”食蜂操祈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御坂美琴,露出不满的表情,“结果这不是完没有把握吗?要是输掉的话,实验可是会继续下去。”

“我知道,我绝对不会输!”御坂美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